据澎湃新闻报道,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实时监测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6月1日上午9时32分,全球累计确诊6165181例,累计死亡371995例。其中,加拿大累计确诊92479例,累计死亡7374例。加拿大的新冠肺炎病人确诊数量在全球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4位。

本文(https://www.fraserinstitute.org/blogs/governments-across-canada-must-reduce-spending-post-recession)认为,因新冠病毒肺炎引发经济衰退,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各省政府正面临巨大的财政挑战,未来应当削减开支,并且,控制政府的规模和成本是应对当下这种危机的最好政策。

本文第一作者Jake Fuss,是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经济学家;第二作者Alex Whalen,是菲沙研究所政策分析师。本文原题“Governments across Canada must reduce spending post-recession”,由菲沙研究所网站发布于2020年5月1日。

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是加拿大的一家公共政策智库,成立于1974年,总部设在加拿大第三大城市温哥华。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项目”(TTCSP)2020年1月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9》(2019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菲沙研究所在“全球顶级智库(美国和非美国)”分类排名中列第14位。

以下将原文全文译出,图表取自原文。发布该译文不代表我们对其中观点的认可,请读者明察。

应对新冠病毒肺炎大流行病而引发的经济衰退意味着,加拿大各级政府正面临巨大的财政挑战。据最近来自皇家银行和国会预算官(PBO)的预测,2020-2021财政年度,联邦和各省政府的赤字总额可能超过3000亿加元。因此,一旦危机过去,加拿大各级政府必须制定可靠的计划,恢复预算平衡。

皇家银行预计,因财政收入下降且有新增支出,今年所有10个省份都将出现赤字,但自然资源丰富的省份受到的打击最严重。艾伯塔省(Alberta)今年的赤字可能达到180亿加元(占GDP的6.4%) ,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今年的赤字总计可达20亿加元(占GDP的7.0%)。总的来说,皇家银行预测加拿大省级政府的赤字将接近630亿加元。

国会预算官对联邦政府的前景预测同样悲观:今年加拿大国民经济将收缩12.0%,2020-2021财政年度的联邦赤字也将达到2521亿加元(占GDP的12.7%)。此外,到本财年年底,联邦债务可能接近1万亿加元。下面的图总结了国会预算官对各省和联邦政府赤字占经济总额比率的预测。

2020-2021财政年度联邦与各省赤字占GDP百分比预测。横轴自左至右,分别为:不列颠哥伦比亚(BC)、艾伯塔(AB)、萨斯喀彻温(SK)、曼尼托巴(MB)、安大略(ON)、魁北克(QC)、新不伦瑞克(NB)、新斯科舍(NS)、爱德华王子岛(PEI)、纽芬兰与拉布拉多(NL),以及联邦政府。截图自原文。

这些预测凸显了省级和联邦政府令人担忧的财政状况。为什么大额赤字和更多债务意义重大?因为就像家庭必须为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和信用卡支付利息一样,政府也需要为债务支付利息。花在利息上的额外资金占去了本可用于税收减免或政府项目(如医疗保健、教育和社会服务)的资源。

到头来,政府债务不仅会加重目前纳税人的负担,还会加重未来几代加拿大人的负担。为偿还债务本金和利息,未来的加拿大人会面临更高的税金,和/或更低的相对政府支出。这些高于预期的税将阻碍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繁荣。

已经有重要研究探讨了政府在经济衰退后实现预算平衡的最佳途径,如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阿尔伯特•阿莱西纳(Alberto Alesina)和他的同事研究了政府应对与不景气有关的大额赤字的举措。总的来说,政府为平衡预算,需要在增加税收和削减开支之间做出选择。

阿莱西纳的研究发现,与增加税收相比,减少政府开支对控制赤字的破坏性较小。实际上,阿莱西纳研究了许多与加拿大类似的国家如何控制赤字的历史事例。如他的研究所示,这些国家的经验证明了,削减政府开支显然是效果更佳的做法。

另一方面,经验表明,政府削减开支不仅对经济的破坏性较小,实际上还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当政府支出减少时,私人投资往往会增加,这有助于经济复苏。当然,这些正是联邦政府和各省必须做出的选择。阿莱西纳特别提到了加拿大在1990年代中期的经验,当时,联邦政府和一些省的政府不同程度地削减了开支,同时期,加拿大的经济增长有所加快。

需要明确的是,许多针对当前经济衰退的财政举措对保证加拿大人一定程度的收入稳定是必要的。然而,今年联邦和省级政府的赤字预计将超过3000亿加元,随后明年的赤字也会很高,这将导致债务明显增加。未来几个月,随着议事重点从危机转向复苏,就如何处置这些历史性赤字并恢复预算平衡,各级政府将面对选择。经济学研究的结论是清楚的:控制政府的规模和成本是最好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