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徐兴堂 王文 危颖 王迎)报道, 缅因州海港小镇斯托宁顿是美国传统龙虾产地。2月份,这里依然寒风刺骨。几名龙虾合作社员工正从返港的渔船上把龙虾一箱箱搬运下来。

“生意不太好做,”正在搬运龙虾的乔·哈迪说,“这种大个的龙虾收购价也就6.5美元一磅(一磅约合454克),价格和以前差不多甚至还低点,可我们成本却高了很多。”

龙虾业是缅因州支柱产业之一。缅因州龙虾商协会会长安妮·策利基斯说,缅因州有大约4500名持证虾农,2018年龙虾行业就业人数约1万到1.2万。

合作社是虾农自助组织,负责把渔船捕捞的龙虾集中出售给大经销商。哈迪说,他们的龙虾以前大都通过波特兰和波士顿的贸易公司出口到中国,现在都运去加拿大了。

“我希望能尽快恢复和中国的生意。”龙虾贸易商休·雷诺对新华社记者说。

雷诺的格林海德龙虾公司已在龙虾业打拼20多年,是斯托宁顿镇最大的龙虾批发商之一。

他的中国贸易伙伴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在中美经贸摩擦前,公司年销售鲜活龙虾超过1000万磅,其中逾30%出口到中国。

2018年夏天让雷诺记忆犹新,作为对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中国于当年7月开始对包括龙虾在内的美国输华商品加征关税。“我们所有对中国的出口从那时起戛然而止。”

在中美经贸摩擦前,中国是缅因龙虾第二大出口市场。

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从缅因州购买了价值近1.3亿美元的龙虾。在庞大需求推动下,2018年上半年缅因州对华龙虾出口猛增169%。

另据缅因州国际贸易中心统计,中国反制关税生效以来,缅因州对华龙虾出口暴跌84%。

与此同时,加拿大龙虾业却蒸蒸日上,满载龙虾的货机从大西洋沿岸港口城市哈利法克斯直飞中国。加拿大东海岸的龙虾与美国缅因州出产的龙虾属同一个品种。

策利基斯说,“中国为缅因州沿岸经济提供了巨大机遇,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对我们长远经济增长非常重要。”

尽管缅因州龙虾业期望重返中国市场,但业内人士明白失去的市场份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重新夺回的。

雷诺说,如今加拿大龙虾业已经抢走了大部分市场份额,整个供应链已经改变,回到从前不是件容易的事。

斯托宁顿龙虾合作社经理罗尼·特朗迪说:“我认为美国公司要拿回一定市场份额至少需要一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