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企业家(杨倩)报道,女企业家是加拿大企业界的一支重要力量。加中贸易理事会相关研究显示,近年来,加拿大的女性创业率一直高于男性。

但另一方面,加拿大企业家,尤其是女性企业家,对于中国的营商环境仍然有不少误解。她们认为,中国的商业环境和文化传统由男性主导,不欢迎女性,这使得她们很少考虑跟中国做生意。但事实上,在中国,女性创立的企业占比31%,甚至高于加拿大的16%。

加拿大联邦政府将在未来三年内提供重要资助,包括发展基金、女性出口融资以及针对女性主导科技公司的投资基金等。女企业家对科技和清洁技术表现出尤其浓厚的兴趣。

关于如何化解误解、推动合作,4月13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执行理事高诗如(Sarah Kutulakos)表示,CCBC正在帮助她们揭开中国市场的神秘面纱,以便帮助她们进军中国。同时,她分享了多个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加拿大女企业家的事例。

作为女性力量的推动者,高诗如反问,“为什么我们一直只听男人讲如何与中国做生意?”

以下为高诗如在2019(第十一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的演讲内容(有删节):

首先我感谢全球木兰论坛的邀请,出现在一个拥有这么多令人惊叹的女性的场合,真是令人振奋。

我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满是男人的场合之中。无论是1990年代,我在台北工作、身边都是创建咨询的软件工程师的时候,或者是在我工作了十多年的柯达公司,那里都是硬件制造师,我负责产品与商务;以及如今我执掌了12年的加中贸易理事会。但是我总是想要让更多的女性参与进来。在柯达,我是柯达雇员女性论坛的主席,这是柯达68000名员工中最大的员工网络,我们在中国和印度发展了分会。我喜欢把不同国家同事之间的故事进行对比,它帮助我理解全球女性作为整体的重要性。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我在柯达工作时,大家都在使用胶卷来冲洗照片,这是一门很好的生意。1997年,我们成为第一家获准在中国投资的外国摄影公司,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中国有数百万人从未拍过照片。在印度也是如此,我们为这些新客户推出了一系列产品,比如KB系列傻瓜相机。

说实话,就算是20年前,这些相机对于中国的城市消费者来说还不够精致。但是在印度,这款相机KB10,卖得非常好。以至于它是当时全球最畅销的相机。我们的电视广告改变了印度的社会规范,在那里女性曾经不被允许接触家庭相机。

我们的广告是,一位母亲在丈夫不在时犹豫地拍下了她的宝宝学走路的第一步,这是开创性的。今天我们听起来可能很有趣,不过这对于印度女性来说就是现实,我们团队也需要面对这一现实。这也使我们成为全球团队中最具创造力和创新性的团队。

在CCBC,我为都是男性的工作环境创建了我自己的解决方案,我雇佣了很多女性。我的团队中有65%的女性。有时候我们会开玩笑,为了寻求多元化,我们得在部门负责人里多安插一两个男人。不过还有一些地方我不太能控制,我们的主席和总裁一直都是男性。经过两年的共同努力,我们的董事会目前有31%的女性,更加多元化了。

在CCBC去年11月的40周年年会上,我是3名女性代表中的1位,而主桌有20多位首脑人物。CCBC也有类似的年度活动,我已经在环节中优先考虑女性代表,以避免“专门男性环节”现象。为什么我们一直只听男人讲如何与中国做生意?

我们也在探索为什么会员中的女性成员很少,并将我们的工作重点放在新兴群体——女性,让她们有机会从加拿大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中获益。目前,只有4%的加拿大出口贸易进入到中国,但中国中产阶级的增加推动了全球30%的GDP增长。同时,来自中国的入境投资也非常之低。

CCBC希望更多的双边业务发生,我们需要鼓励每个加拿大人做更多事情,但我们无法真正接触到每个人,所以我们决定集中精力帮助这些新兴群体。我们需要确保加拿大的女性能够与男性一样从中国的经济增长中受益。

我们的相关研究显示,近年来,加拿大的女性创业率一直高于男性。为了帮助女企业家持续成功,联邦政府将在未来三年内提供重要资助,包括发展基金、女性出口融资以及针对女性主导科技公司的投资基金等。

女企业家对科技和清洁技术表现出尤其浓厚的兴趣。中国的巨大潜力,对这些女性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

但许多加拿大人对中国存在一些误解,尤其是女性。在我们的研究中,有女企业家认为,中国的商业环境和文化传统由男性主导,不欢迎女性,这使得她们鲜少考虑与中国做生意。我知道这些并不是中国商业环境的现实状况。事实上,在中国,女性所有企业占31%,而在加拿大这一数据为16%。

他们普遍缺少对于中国市场、机遇及中国所能给予的帮助和支持的了解。没有一位受访者说得出他们群体里中最近有谁与中国有商业来往。所以,他们需要榜样。CCBC正在帮助女企业家揭开中国市场的神秘面纱,以便于她们考虑如何将中国纳入其商业计划。我们也可以分享一些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女企业家的事例。

我想和大家分享三个例子:

1. Carrie Solmundson是MoreWellness的CEO,这是数字健康公司Morehealth与加拿大温尼伯一家医院的健康研究所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作为该医院的院长,Carrie带领机构进入中国,并在日照成立了一家成功的专注于慢性病管理的诊所。这使她获得与三胞集团子公司Morehealth合资成立上百家零售医疗网点的机会。她目前一半的时间都在中国度过。

2. 陆斐贞,宝来资产管理CEO。斐贞是中兴通讯最早的员工之一,领导了中兴北美。随后,她成为加拿大的企业家,创立了一家世界范围内的聚焦清洁技术与投资的企业。她把在中兴获得全球经验与网络,与多伦多的多样性相结合,在巴基斯坦等地打造了一些非常创新的项目。

3. 阿斯利·欧,她在搬回加拿大之前,在Soho中国为张欣工作多年,目前正在帮助VIPKID进军加拿大。阿斯利体现了青年创业者的理想,她在职业生涯初期就搬到中国,真正沉浸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现在,她把这些知识带回加拿大。

所有这些女性都学会了如何建立以信任为基础的强大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希望通过链接加拿大和中国的企业家,消除这一障碍。在此过程中,我也看到了CCBC和木兰汇的许多合作机会,包括我们将在今年11月份举办的年会。我们希望带来一个加拿大的女企业家代表会,我们希望设置专门的女性高管环节,为我们的成员提供B2B的互动机会。无论是将加拿大的优质产品引入中国市场,或是帮助中国资本在加拿大的多元化发展,我们都有很大的潜力。

我想以美国创作歌手莎拉·巴莱勒斯(Sara Bareilles)的《盔甲》(Armor)歌词结束演讲。她的新专辑中有一首关于赋予女性权力的歌曲,我们的力量来自于之前的女性,以及在旅途中一直支持着我们的姐妹们:

令人难忘,令人惊叹的人来到我的面前
带来诗歌,带来科学
播下自立的幼种
在我处绽放,所以我来了
先生,你觉得我趾高气扬吗?
等等,去见我的妹妹们
我所有盔甲都来自你们
你们让我更努力
你们让我更强大
现在,递给我我的盔甲

The unforgettable, incredible ones who came before me
Brought poetry, brought science
Sowed quiet seeds of self-reliance
Bloomed in me, so here I am
You think I am high and mighty, mister?
Wait 'til you meet my little sister
All my, my, my, my armor comes from you
You make me try harder
Oh, that's all I ever do, ever do
my armor comes from you
You make me stronger, stronger
Now hand me my armor

正如今天闭幕主题阐述的那样: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有勇气和力量直面一切,这是实现未来目标的力量源泉。在这里,我们从在场的女性中获得力量。让我们相互支持,让我们通过传递盔甲来帮助其他女性获得成功。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