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中纪委网站) 解说词: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武汉市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原部长,涉嫌贪污和滥用职权罪,2011年11月逃往加拿大。此前他在2008年就办理投资移民,获得了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也就是俗称的枫叶卡,这无疑为追逃增加了难度。然而,2016年9月22日,蒋谦最终选择从加拿大回国投案自首,促使他作出这个决定的背后,是中加两国执法合作的努力。

【字幕: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夏洛特敦市】

解说词:夏洛特敦市是加拿大最小的省:爱德华王子岛的首府,它也是加拿大最初建国的地方。这里城市面积不大,人口不多,既有悠久的历史古迹,也有不错的自然风光,非常宜居。让人很难想象的是,蒋谦外逃到这座城市后,竟然陷入了连温饱都难以保障的境地。

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我吃面条吃一年多,没有油,就一点水,下点面,肚子怎么说填得饱呢,当时是饱了,只能这样说。

解说词:这也是蒋谦自己起初绝对没有想到的。他在武汉城市排水公司任职期间,负责武汉市一个污水处理厂拆迁项目,和人合谋虚构拆迁内容,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获利1400多万元。他自知一旦暴露后果严重,因此2008年就和妻子办理了加拿大投资移民。

蒋谦:这个钱挣得觉得有点心里慌吧还是,给自己留点退路吧。有很多人就是说在国内出了事之后,到了国外就没事了。

解说词:案发后,虽然蒋谦逃往了加拿大,但资产未能全部转移到海外,追逃工作组迅速冻结了他的所有资产。

万红(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把他当时的1200多万全部扣押了。实际上他大部分的钱是没有卷到国外去的,第二个,我们通过侦查,就发现了他有一个500多万的股票的账号,发现了他在国外还是在炒股,包括他这个股票账户,都给他最后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解说词:经济来源被斩断后,蒋谦夫妻在当地必须谋生,而蒋谦不会英语,很难找到工作。经济上的压力加上被通缉的惶恐,让夫妻之间开始产生矛盾。

蒋谦:她为我的事,她自己父母也几年没见,这也是事实。我没见(父母),那是我自己做事做错了,那你应该受这个惩罚,她不存在啊。时间一长,也确实有些问题吧。

解说词:蒋谦当时希望时间一长案子或许会被淡忘,然而事实和他所希望的正好相反。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高度重视追逃追赃工作,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首先是他国内的资产被正式没收。2012年,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写入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2015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蒋谦违法所得的1400余万元款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黄风(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可以进行缺席审判。那有关当事人,如果缺席,就是自愿逃避,那实际上他是放弃了权利。这个制度你作出判决以后,我就可以执行,然后我也可以拿着这个判决,请外国来承认和执行。

解说词:201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又发布司法解释,对该程序适用范围作了明确解释。这一制度的完善,为没收外逃腐败分子违法所得提供了法律依据,至今已有多个案例通过这一制度追回了大量赃款,蒋谦案就是其中之一。同时,对蒋谦的追逃也进一步加强,2015年他被列入“百名红通”。

蒋谦:红通名单出来以后,就知道彻底没希望,彻底没前途了,这个是引起家庭矛盾很大的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分居了。

解说词:蒋谦从家里搬了出去,在当地一户人家租了一间地下室,独自躲藏起来,尽可能少和人接触。

蒋谦:我那个房间只有七个平方吧。觉得自己就是在坐牢吧。在国内坐牢有武警,我在那儿坐牢就自己坐自己的牢。

解说词:而“百名红通”的发布,只是追逃行动的第一步。2016年初,蒋谦案被列入中加第一次反腐败追逃工作组会议重点案件,同年8月被作为重点合作项目之一在中加高层次执法合作会谈上提出。工作组的下一步计划,是通过两国司法合作,吊销蒋谦的合法身份。

黄风:这几年摸索的方法,就是通过异地追诉,向有关国家提供证据材料证明,这个外逃人员,在获得身份的时候,他采取了欺诈手段,采取其它的一些违法手段,向当地转移资产,这样促使外国的主管机关,对他在本国采取法律行动。

解说词:蒋谦已经获得枫叶卡,可以在加拿大合法居留,这是本案最大的难点。在类似这种情况的多起追逃案件中,异地追诉这一方法发挥了重要作用。腐败分子外逃难免涉及移民欺诈和洗钱等行为,在许多国家都是重罪,提供扎实的证据,所在国就可以对其拘捕并起诉,一旦罪名成立,其合法身份就会被吊销,进而可以提请非法移民遣返。按照这一路径,工作组向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交了蒋谦涉嫌移民欺诈和洗钱的证据,并达到了预期效果。

靳猛(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促使加方愿意配合我们,把蒋谦的枫叶卡吊销了,然后还给他签发了拘捕令。他没有一个合法的居留身份,这个其实也是为加方下一步如果决定对他作出遣返的话,是一个铺垫。

解说词:这对蒋谦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蒋谦还清楚地记得,得知被加拿大通缉的消息后,在住处的厕所里看到一辆警车时的心情。

蒋谦:从厕所里面看警车过来了,停在对面,还不是停在我这里,我就在里面正好看到了,几十分钟,快一个小时。就是要看着那个警车,看到它走,我才安心。

解说词:蒋谦当时钱也快花完了,要生活要吃饭,担惊受怕也得出去找工作。但没有枫叶卡也无法合法工作,只能做一些不需要合同的短期体力活儿。夏洛特敦市的一个特点是一年有六个月漫长的冬季,经常下大雪,很多家庭需要雇人铲雪。蒋谦赖以生存主要就靠这样一份工作。

蒋谦:半米的雪,八点半上班,你六点多钟你就要把雪铲出来。你又没有铲雪设备,就是凭一些原始的设备的话,两三点就要开始铲,没吃过苦的人,吃了这么多苦,也有点受不了。

解说词:铲雪的收入一季度只有三百加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本网注),蒋谦只能数着有限的钞票维持着生活。面条价格便宜,两块多钱能买两公斤,蒋谦就每天吃面条度日。

蒋谦:完全就是行尸走肉嘛,看不到希望了,我自己绝望了,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反正就是活着呗,像猫一样,狗一样,猪一样,你就是活着呗。

解说词:在这种绝望的生活当中,蒋谦产生了回国自首的念头。他通过中间人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愿意回国自首,希望能获得从宽处理。工作组把相关政策详细作了解释,劝他早日作出正确选择。

张家洪(湖北省纪委常委省追逃办主任):对他的承诺,都是要严格符合法律的规定的。我要遣返你,从法律上,你是逃脱不了的。所以,你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争取主动。

解说词:收到工作组的反馈后,蒋谦反复比较,也觉得在加拿大过这种苦日子,不如回国去面对该承担的责任。

蒋谦:他的话是对的,你无非是晚几年回来,这么大的力度下,晚几年回,我这几年在国外也不是享福啊,也像活死人一样,我干吗不回去解决问题呢。

解说词:2016年9月22日,蒋谦终于从加拿大回国自首。中加两国的执法合作,让他在加拿大举步维艰,是他最终作出这一决定背后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