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明报报道,一家原本设于大温列治文、由华裔经营投的资公司被指两年内洗黑钱高达5亿元一案去年突然遭搁置控罪,联邦检控部门及骑警对与搁置理由三缄其口,如今有报道指搁置原因涉及控方梳理海量证据时错误将卧底线人身分泄露予辩方,可能危害其性命,检控官最后无奈撤控。

据Global News报道,这一名为E-Pirate的调查行动在2015年启动,专门针对设于列治文的Silver International,该公司被指向涉罪金钱提供服务。在2015年10月,采取几次搜查行动之后,骑警在列治文该公司内搜出数以百万元计的现钞以及赌场筹码。此外还有电脑、手提电话、以及收藏有数万份文件的电子设备。

其后联邦检控官在2017年9月落案检控在卑诗省及法庭以及最高法院经过初步程序之后,该案原本定在今年1月开始审理。但不知何故,联邦检控部门去年11月决定,搁置对Silver,以及其经营者Caixuan Qin及Jian Jun Zhu的检控。

但Global News查核过法庭档案并访问过消息来源之后发现,E-Pirate的检控之所以被搁置,或涉及联邦检控官遵循标准证供发放程序时,错误泄露了一名卧底警方线人的身分予辩方Silver的律师。

Silver的律师团队在梳理控方提供的证据时发现到蛛丝马[,可以识别出警方线人的身分。

Silver的律师Matthew Nathanson接触检控官,通知对方该错误。双方开始洽商如何应对。

皇家骑警与联邦检控官最后在11月判定该错误无法弥补。

不愿透露身分的消息人士指出,审讯日期愈来愈近,而检控官需要向辩方分享手上证据,而证据分量十分庞大,最后出现了如此错误。更为要紧的是,假若案件审讯继续,协助警方顶证的卧底线人可能要丧命。遵循加拿大的法律程序的指引,检控官与皇家骑警决定保护线人的性命要比继续检控Silver及其经营者更为重要。

辩方律师Nathanson拒绝就该案崩溃的原因以及该案的指控作出评论。皇家骑警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有关线人身分曝光的发现。骑警所发出的声明只是说,有关检控被搁置的相关事宜都很敏感,故此不能进一步分享内情。

骑警又说,Global有关卧底线人作出报导并不合适;指出假若真有卧底线人,这种报道会让其性命陷于险境。就是没有卧底线人,这种报道也可能让其他人的性命受到威胁,也有可能让其他潜在线人拒绝挺身而出。

加拿大公共检控服务部(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也说,有关案件被搁置的原因没有在法院内披露,向公众或媒体披露也并不合适。

该案相信是加国有史以来最大一宗洗钱案。但最后却以溃败收场。皇家骑警发出的检控说,Silver每天的涉罪进帐高达150万元,并将资金分散存入约600个中国银行户口。又使用温哥华毒贩得来的现金以及赌场高利贷的金钱,资助华裔豪客在卑诗赌场进行大金额的博弈。

根据初步调查,皇家骑警估计,Silver在两年期间,共洗白了5亿元的金钱。但根据国际反洗钱组织「金融行动专责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对E-Pirate调查所作的最新分析,这一洗钱网络的金额有可能高达10亿元一年。

「金融行动专责组」指摘该洗钱网络其中一项行动是协助来自中国的赌徒通过合法与非法的赌场将金钱从中国转移至加拿大,并将卑诗赌场的筹码转化为现金支票,存入加拿大银行,然后用来购买温哥华的房地产。

「金融行动专责组」的报告又声称,卑诗省已经成为国际毒品走私以及全球金钱转移的中心,服务华人三合会、墨西哥的贩毒集团以及中东裔的有组织犯罪组织。

当E-Pirate一案溃败之后,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曾经作出评论,形容这是加拿大的危机;又说事前意料不及。尹大卫又说,公众需需要知道为什么这但案件会如此溃败。

他最近又说,该案的溃败,削弱了公众对本国司法系统的信心。联邦政府应该考虑投放入检控这些案件的资源与训练是否足够。而该案被搁置,也促发起对卑诗省洗钱活动召开「公众查询」(public enquiry)的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