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帮助业界人士了解加拿大林业,界面新闻、加拿大灰熊研究院、加拿大乐活网、《高度》周刊、UBC大学UHUBOR信息平台邀请卑诗省林业专家,联合召开了“林业专题沙龙”。此为沙龙成果系列文章的第五篇。)(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胡乐)

加拿大属于市场经济国家,原则上鼓励自由贸易,支持全球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外国企业进入加拿大后可以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想买什么木材就能买到什么木材,想要什么尺寸就能买到什么尺寸。实际上,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林业法律和行业传统,外国企业如果不了解或不遵守,就会寸步难行。加拿大林业是一个“计划经济色彩”较为浓厚的领域,而且传统上又是完全面向北美市场,中国企业要想介入加拿大木材加工或出口,必须了解相关的法律规定和行业传统。

原木出口限制

加拿大森林遍野,最不缺的就是木材。一般人可能会认为,既然木材如此丰富,国内根本用不了,加拿大不应该完全放开、鼓励木材出口吗?确实,加拿大联邦以及各省政府,都非常重视发展林业经济,鼓励木材出口。西海岸的卑诗省更是将木材产业当作经济的“命根子”,最近十多年不断派遣经贸团赴华开拓市场。不过,加拿大各级政府并不是无原则地鼓励出口,而是有一定的出口限制。其中,最需要外国企业注意的,是卑诗省的原木出口加工规定。

加拿大林地分为国有林和私有林。私有林占6%左右,完全由产权所有者说了算,按照市场规则交易;国有林则由各省政府以及联邦政府来决定。而省政府开发森林资源时,不仅要考虑如何推动木材出口、增加财政收入,还要想着如何为民众创造就业机会。对立法机构来说,为民众创造就业机会、争取选民认可和支持,比增加财政收入更重要。因此,卑诗省立法机构很早就规定,原木必须优先供应本地锯木厂,不能直接出口。他们的决策逻辑是,直接出口原木,就意味着直接把工作机会送给外国,将木材加工好再卖,则可以保证木材加工行业的就业岗位。

根据卑诗省法律,凡是在国有林地采伐的木材,都必须优先供本地木材加工企业选择,剩余部分才可以出口。一般的流程是,省政府相关部门每两周向采伐企业收集原木信息,通过相关刊物向木材加工企业公示,如果有本地加工企业投标,且被木材贸易委员会认定符合“公平市场价值”,这些原木就不能出口;反之,如果没有本地加工企业投标,或投标价格不能反映“公平市场价值”,这些原木将被认定为“剩余部门”,可供出口。出口企业只要申请到出口配额、卑诗省和联邦出口许可证,即可办理出口业务。

对于高级原木出口,卑诗省限制更为严格。MP Forest Products董事赵培忠介绍说,加拿大原木根据直径可以分为高低不同的等级,以铁杉为例,就包括D、F、H、I、J、U、X、Y、Z几个等级,其中D、F属于最高级,能够生产高比例无节板材;Z属于最低级,成材率比较低。鉴于高等级的木材深加工价值较高,卑诗省一般不允许直接出口。采伐下来的木材,如果混杂高等级原木,整个木材都不能出口。只有将高等级原木挑出来,才能进入出口环节。

不过,卑诗省林业政策并非铁板一块,通常会兼顾一定的特殊情况。有些比较高级的树种经过特批程序,是可以出口的。赵培忠举例说,如果日本企业想从加拿大进口珍贵木材,雕塑一个特别大的佛像,是可以进入特批程序的。此外,卑诗省政府还在人烟稀少的森林周围,划出了叫作OIC(Order in Council)的特别区,区内砍伐的部分(15%-100%)原木向本地加工企业公示通过后,即可进入出口申请环节。这相当于木材出口的一个绿色通道。

目前,卑诗省划定的OIC特别林区,主要分布在中部海岸(Mid-Coast)、夏洛特皇后岛(Haida Gwaii)、北部海岸(North Coast)、纳斯原木供应地区(Nass Timber Supply Area)以及米格峡谷地区(Meager Creek)。相对来说,这些地区原木出口受到的限制较小一些。

量大质弱的中加木材贸易

在2008年以前,加拿大原木主要在北美销售,90%左右流向美国,其他的10%出口日本。加拿大原木多为软木,适合建造木头房子,所以比较受日本消费者欢迎。中国木材需求集中在家具、装修等领域,硬木需求量大,因此很少从加拿大进口木材。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房屋建筑大量停工,对加拿大原木需求骤减,加拿大才开始开发中国市场。十多年来,中加软木贸易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经成为颇具规模的进出口产业。

Interfor Corporation 注册林业规划师黄烨介绍说,加拿大以前的育林管理比较粗放,没有进行很好地抚育,早期树木都是自然生长的,密度很大 。对于卑诗省大型的木材加工厂来说,小的木头无法锯成任何产品,完全适应不了产品线。(这里小的概念是直径在18cm以下的,相对中国南方木材算是大的了)。但是,由于价格便宜,中国刚好需要这类产品。举个例子,这些木材在加拿大卖50块,那么在中国可能卖120块。向中国出口这类产品,既提高了加拿大林业公司的利润,给予森林一个重新生产的机会,又满足了中国对低等级木材产品的需求,可谓各得其所。

根据赵培忠回忆,2002年他刚到加拿大的时候,中加之间的木材贸易微乎其微,加拿大木材占中国市场的份额可能连1%都不到。那个时候,中国进口的60%是俄罗斯木材,20%-30%是新西兰木材、巴西木材、马来西亚木材、印度以及非洲木材。现在,加拿大木材已经占中国进口软木的30%左右。从不到1%到30%,这是中国木材进口格局的巨大变化,也是加拿大木材出口多元化的一个体现。加拿大不再像2008年以前,100%依赖美国市场。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加两国之间的木材贸易,仍然局限于低等级的木产品。赵培忠打了一个比方,说加拿大林业就像一条鱼,鱼中间最好的一段仍然面向美国市场,出口中国的可能是鱼头或鱼尾巴。这倒不是加拿大故意不卖给中国最好的东西,而是中国市场不需要加拿大的高级材。林业贸易公司如果不了解,到加拿大后就购买林地、采伐原木,千方百计向中国运,实际上都会亏本。当然,经过慢慢摸索后,现在大部分华人公司已经好很多,思维转变过来了。

Griff Building Supplies出口经理张楷表示,加拿大锯木厂是依靠高等级木材生存的,而高等级木材的需求主要在美国(和日本),这决定了加拿大林业仍然依赖美国市场。中国从加拿大进口的木材,主要用于建筑行业(比如工地混凝土浇筑模板)、包装行业(比如木箱)、低端家具(比如沙发龙骨)等,针对这一类的需求,一般不需要高等级木材。当然,中国对高等级木材也有需求,比如木屋制造业,但木屋产业在中国尚处于兴起阶段,需求量还比较小,但前景十分广阔。中加木材贸易要想升级,有赖于中国国内高等级软木需求的开发。

中加木材贸易面临的挑战

短短十几年,中加木材贸易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可谓成绩喜人。但是,在木材贸易一线管理人员看来,中加木材贸易仍然比较脆弱,面临很多亟待解决的挑战。

第一, 利润相对较低,易受各种因素影响。赵培忠说,中国从加拿大进口的主要是低等级木产品,很容易受到俄罗斯、新西兰等国家木材价格,甚至是汇率、海运费的影响。以海运费为例,加拿大木材到中国的运费其实不贵,但是由于木材本身价值比较低,200美元的木材,如果运费增加5美元,影响就大得不得了;400美元的木材,如果运费增加5美元,问题就不大。

第二,加拿大出口的木材缺乏价格优势。加拿大森林漫山遍野,又没有太多育林成本,树木价格本身很低,但是由于人力和内陆运输成本昂贵,经过加工之后,价格就大幅度提升。张楷指出,价格是中加木材贸易的一个重要障碍。虽然木材是全球性大宗商品,但加拿大的木材价格与美国市场的需求情况密切相关,当美国市场需求旺盛,供应紧张时,加拿大木材能在美国卖出更好的价格。中国买家无法给出类似的价格,就形成价格上的障碍。但对于中国买家来说,购买木材的选择有很多,既可以从俄罗斯、欧洲、大洋洲或南美洲买,简单说哪里的价格最有优势就从哪买。

随着中国木材进口越来越多元化,加拿大木材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已出现下降趋势。据张楷提供的数据资料,2013年第三季度,加拿大和美国木材共计占中国木材总进口量的45%;2014年第三季度占42%,2015年第三季度占35%,2016年第三季度占27%,2017年第三季度更是下降至22%。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近几年美国市场十分活跃,木材价格一直处于上升通道,国内许多买家纷纷减少加拿大木材进口量,而转而进口价格更具优势的木材。

第三,中加木材贸易存在很多观念错位。赵培忠指出,中国客户到加拿大购买木材,觉得自己是上帝,而加拿大木材供应商和销售员觉得自己手里有资源,才是真正的上帝,上帝和上帝之间就很容易紧张。中国客户到加拿大订货,往往要求木材厂按照尺寸加工,可是他们不知道,加拿大木材厂改变加工尺寸,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这里实行工会制,上班的人只管上班,不愿意额外改变,很难满足中国客户要求。张楷补充说,北美木材是一个统一的市场,拥有自身固定的生产尺寸,加拿大高等级产品主要供应美国,又是大型化生产,很难因为数量有限的中国客户改变生产。

第四,华人贸易商需要“入乡随俗”。早期华人从事木材贸易,往往从中国固有的习惯出发乱压价或漫天要价,或者随便做出许诺。赵培忠举例说,十几年前,一个当地锯木厂接待过两个中国客户,他们说你这个木头不错,我可以要这个尺寸、那个尺寸,每个都要,锯木厂第二天就开始加工,可是等加工完,联系不上那两个中国客户了。所以,有一段时间,加拿大木材企业与中国人做生意很谨慎。中国客户手上有钱,但是加拿大供应商不愿意接触,因为他们不愿冒风险与中国人打交道,宁愿维护好已有客户。

张楷表示,部分从事木材贸易的华人,拿到北美本地的报价后,加点价格报到国内,从中赚取差价,并不在乎终端用户对产品的要求或者如何使用产品,所以给加拿大生产商一种倒货的感觉。当然,现在中国木材贸易公司已经转变很多,逐渐与当地生产商接轨,并建立起成熟稳定的销售渠道。而且,即使倒货,也能在贸易中起到润滑作用,有其积极意义。加拿大必须依靠中国市场,将低等级或者多余的木产品处理掉,解决库存压力。

在本次林业专题沙龙的总结阶段,灰熊研究院院长、UBC林学院副院长王光玉教授谈了自己的感想。他说,中加木材贸易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沟通中加经济的重要纽带,双方林业贸易能否更上一层楼,直接影响着中加经济的密切程度。不过,从现实来看,中加木材贸易确实存在很多挑战。俄罗斯木材具有距离优势,新西兰木材具有价格优势,都对加拿大木材形成较大竞争。而且,加拿大木材厂主要向美国供货,很难为了少数中国客户改变生产工艺。中加木材贸易要想升级,必须开发中国高等级木材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