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明报报道,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访问中国似乎未达预想中的成果。此间阿尔伯达大学中国学院副院长王佳,和怀雅逊大学罗渣士管理学院副教授隋绥均表示,也许双方都有些各自需要考虑的问题使得进展不如理想,但前景仍可期待。

由于外界无法了解当时实际发生的情形,她们两位也主要是推测可能成为障碍的因素。

王佳分析,加拿大希望将保护劳工和性别权益的条款置入协议,但中国的一贯想法是不希望贸易合约的范围涵盖太广。如果和加拿大创下此类先例,难免使得今后与其他国家的谈判复杂化。尽管如此,她仍然怀疑「进步条款」会成为阻碍双方的真正原因。

王佳说,中国希望加方取消对中国国企投资的限制,加方对此事比较敏感。还有,原来谈论过加拿大石油输往西海岸,运送去中国。但此事获加拿大国内批准也是困难重重。

她说,几个月前加国官员对总理访华可能开启自贸谈判的可能性比较乐观。但数周之前,他们变得谨慎起来。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希望降低媒体的期望,还是他们感觉到了什么问题。此外,加中双方都希望不谈则已,如果开谈就必须成功。因此双方首先需要扫清道路。

隋绥说,一个可能性是,目前北美自贸协议还未完成,杜鲁多可能有顾虑,万一加中贸易的条款可能和北美的条款发生冲突。

她说,杜鲁多近期突然缺席11国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夥伴关系》(TPP)原则协议会议,令到另外10国领袖震惊。但据信杜鲁多也是考虑北美协议的协调,其中汽车原产地的要求,可能和TPP发生冲突。毕竟,加美贸易占到加拿大总量的60到70%。

隋绥表示,也有双方价值观方面的差异。比如人权、私隐、知识产权,以及中国银行金融系统的稳定性问题。虽然加拿大是7大工业国的成员,但毕竟加拿大不是中国的主要关注对象。

隋绥说,中国近期和美国有比较成功的谈判,双方的经贸关系前景比较明朗。而且中共19大确定了「一带一路」在国际发展中的地位,而加拿大也不在其中。

虽然,杜鲁多此行带给人们一些扫兴之感,但她认为,加拿大总理访问中国是非常必要、而且也是取得一些成果的。因为,中国市场广阔,未来仍将持续发展。对于加拿大经济的多元化十分重要。总理前往访问,至少显示出诚意。